北京大学陈刚教授为张默闻的策划人手札作序

2017-09-19 16:06:04
来源:综合

原标题:关于张默闻的晶莹

默闻给我打电话,希望我为他的新书写个序。其实我一直想写点关于默闻的文字。这次将想法变成了现实。

走南闯北,散淡江湖,经历各种圈子,交往三教九流,有非常多的人相识,但真正存留下来可以称作朋友的其实并不多。张默闻是一个可以做朋友的人,可以做好朋友的人。朋友之交最看重的两个字是才和情。有的人有才无情,有的人情分足够但才能不强。这些人只可以交往。只有兼具才和情,所谓志同道合和情投意合,才会让你看重,甚至珍惜。张默闻是才情兼备的人,是我喜欢的人。

毫无疑问,默闻是个有些争议的人,有人质疑他“北有叶茂中,南有张默闻”的包装口号;而他戴着帽子的形象也让一些人认为他是叶茂中的山寨版,好在这家伙很勇敢地一直坚持戴着,现在他如果不戴帽子,世界已经不习惯了;还有人不喜欢他的语言风格,因为他从来都是说别人的好话,而且经常让人感觉热情过度。总说别人好也是一种修为,真正做到却是不容易,他把自己放得很低,把别人放得很高,他是真的高。

这是一个晶莹的人。每次相逢,他都称呼我为刚爷,那是从骨头里发出的交情,我不会看错。同他交往多年,对他的真性情和抑制不住的创作欲有越来越多的感受,当然,也对他的不足有比其他人更深的了解。从这个角度看江湖上的一些非议,我想说的是,张默闻是一个晶莹的人。

这是一个自己书写传奇的人。从一个20世纪80年代追求爱情和文艺而饱受打击的安徽农村最普通、最底层、最文艺的小青年,到一个20世纪90年代初混迹在大上海扛大包、拉黄鱼车、搬运沙发、饱受欺凌的路边不起眼的“安徽小民工”,然后在上海新闸路的一个小面馆刷盘子端饭偶遇叶茂中开始走上广告之路,这已经是一个传奇。这个传奇很多人都有机会遭遇,但是很少有人可以掌握,张默闻的今天和那个年代张默闻的昨天就是一部天然的戏剧,一个天,一个地,终于合一。

这是一个从苦难里爬起来的人。张默闻的苦是那种你无法描述却可以体会的苦,他说,1993年在上海的时候,他曾经在星光布满的外滩对着繁华无比的上海陆家嘴隔海发誓:上海,你记着,我一定会在这座城市里有自己的空间和地盘,从今天起,我要开始奔跑,要么去死,要么成功!最后,当他以美国上市公司全球副总裁身份进入广告圈的时候,我知道,他跑出了他的理想。

这是一个坚韧的人。我相信,这一切,一定经历了无法言说的屈辱、苦痛、艰辛和付出。只有理解了这一切,才能接受他的个性甚至弱点,才能欣赏他的才华和创造力,才能明白他的坚韧和超人的勤奋,才能敬重他所创造的奇迹。而张默闻毫不掩饰,已经把所有这一切充分地展示给我们,没有粉饰、没有杜撰、没有夸大,他把自己剥得很干净,站在这个并不是很友好的世界,张默闻是一个晶莹的人。

这是一个善良真诚的人,是一个曾经有些怯懦但最终坚强和自信的人,是一个为了爱、为了事业、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敢于担当付出并充满才华的人。张默闻是一个需要你在岁月里和他相处才能懂他,他的世界是个童话,所以他才天真地让人喜欢、让人去拥抱他,他是有争议的人,我喜欢有争议的人,这本身就说明他与众不同。

年前,我和永达传媒董事长周志强在北京喝酒的时候,我说,张默闻这小子,是个有内涵的家伙,中国策划界,张默闻时代已经到来!我相信,他是有资格站在顶峰的。

所写的这篇序,不想把过多的文字用于对书中案例的分析和对张默闻营销策划创意的讨论,因为案例自己会说话。文如其人,策划如其人,企业如其人。张默闻是一个可以相信的人,因为这是一个晶莹的人。敢于把自己放得很低,坦诚得近乎裸奔。不在乎别人的闲言碎语,是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空间很大。

有人说张默闻已经成功了。其实这只是他成功的开始。他始终在拼搏,一直在努力,他的舞台的幕布才刚刚拉开,张默闻的空间很大。(本文作者: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北京大学现代广告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刚)

编辑:编辑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太原晚报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图片聚焦

九院沙河改造正酣
“玉泉”润西山
鸟瞰万佛湖
激情龙城 火爆太马